火山百科

广告

黄石公园为何被称为地球最美的表面?

2011-03-28 16:51:11 本文行家:阎双

不到黄石,你不知道美国有多美,这是在摄影家中普遍流传的说法。

  草原上,一群一群的麋鹿在河边吃草,野牛在戏水,远处白色的冰峰隐约出现在森林之颠,热气腾腾的温泉恍如太古洪荒时代的梦境随处可见,这里就是被人们喻为“地球最美的表面”——美国黄石国家公园。




黄石公园黄石公园


  不到黄石,你不知道美国有多美,这是在摄影家中普遍流传的说法。黄石不仅频繁出现在好莱坞的西部大片中,也出现在摄影大师亚当斯的许多传世杰作里。事实上,最早促成将其开辟为国家公园的,也包括著名西部摄影家杰克逊,他曾8次深入黄石拍摄,用大量优美的风光照片打动了当年的美国政府。在我20多年的摄影生涯中,赴黄石拍摄考察依然成为我最激动的难忘旅程。

  

神奇的山地


  美国黄石国家公园位于美国西北部怀俄明、蒙大拿、爱达荷三州交界处。1872年3月1日被正式命名为“保护野生动物和自然资源”的国家公园,它是美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公园。这是一片广阔而洁净的原始自然区,分布在辽阔的落基山脉。丰沛的雨水和降雪,使这里成为美国众多大河的发源地。

  公园占地8956平方公里,平均高度海拔2438米,公园的中部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周围环绕着壮丽的加勒廷山支脉。这里有硫磺山,有石英山,有熔岩山,山峦形态各异,有的覆盖着积雪,有的披挂着森林,有的开满了花朵,有的山体染成满天落霞的颜色。无数的湖泊在其间闪烁,将它们彼此串连在一起的是大大小小的河水与溪流。这些小河与溪流或在灼热的熔岩上流淌,或从冰封雪冻的山颠奔泻而下。河道有的危岩嶙峋、有的林木丛生,一直汇入主要的大河,顺其自然地分为两脉,一路向东一路向西,奔往两个遥远的海洋。

  黄石公园内大致分为北、 中、 南三部分,共有五个出入口,分布在东南西北。连接景区的公路呈一个巨大的“日”字型。西北角上的是“蒙玛热泉区”,东北角上的是“塔瀑区”,中西部是“诺里斯间歇泉区”,中东部是“黄石峡谷”,西南部是著名的“老忠实泉区”,而南部是“黄石湖区”。

  公园自然风光绮丽,最为迷人的就是大约1万处热水现象和300多个间歇泉。在公园成千上万的温泉之间,有着世界上最为猛烈的间歇泉,它们既美丽又可怕,它们的泉眼仿佛巨型花朵,异彩纷呈并且深不见底。灼热的彩泥泉﹑泥泉﹑泥火山以及泥糊泉中充满了各种颜色的粘稠泥浆,在一齐翻滚沸腾,发出“咕嘟”﹑“叭叭”的巨响,这些地热奇观是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存在的证据,大自然在黄石公园展示着鬼斧神工的杰作。因此,它也被人们称作“神奇的山地”。

  

火山书写的历史


  黄石国家公园是一个巨大的破火山口,这个活火山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爆发过,但在地质年代里曾经爆发过三次,最后一次爆发大约在60万年前。从火山口中喷发出来的物质将这片大约1万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全部覆盖,厚度至少有1500米,形成大片的玄武岩,安山岩﹑流纹岩等。这些岩石中最有趣最生动的也许要属那些构成紫晶山的巨石了。在紫晶山的北侧,有一面609米高的岩壁,上边是一层层有粗有细的沙子﹑火山灰及固体混合物,它们那毛糙的外表构成了一个奇妙的岩石层剖面,界限清晰,简直就是展示地球数百万年历史变迁的教科书。

  在这块岩壁的每一层中,我们可以看到15至20层久远年代森林的树木和残桩,它们层层覆压,有的仍旧矗立在它们生长的地方,有的则只是一片残枝断干,它们在数千个世纪之前曾随风摇曳,如今却寂然无语,化作坚硬的晶体,向人们展示昔日气候与生活的壮观景象。

  在远古森林的地面,在树根与树桩之间,我们可以找到蕨类和灌木以及种籽和树叶的残迹,这些落叶来自木兰﹑月桂﹑菩提树﹑柿树﹑赤杨和山茱等等。正当这些树木处于鼎盛时期的时候,火山爆发了,最高的大树也被埋没其中,一眼望去,看不到一枝一叶,完全彻底的荒凉!最后,火山风暴开始减退,动荡不息的土壤固定了下来,泥石流从上面流过,使它变得更加肥沃,并将它冷却下来。鸟和风以及四处漫游的动物将较为幸运的植物的种籽带到这里,一片新的森林在被掩埋的森林之上生长了起来,在灰黑的焦土上又撑起一片绿荫。

  森林时代和火山时代过去了。火山的熔炉被封堵,处于休眠状态中,另一种巨大的变化却发生了。地球的严冬冰河期来临,不过这一次弥漫在空中的不是烟尘和灰烬,而是纷纷扬扬飘落的飞雪。它们越积越厚,在堆积过厚的高处,它们发生了坍塌,以恢宏的雪崩滑落下来,压缩成冰川。冰川在陆地上流动,将森林刈夷殆尽,通过刨蚀作用,将相对索然无味的岩熔地表打磨、塑造,装点成富于美妙节奏的起伏山峦、纵横的沟壑以及我们今天在黄石公园看到的最为生动的冰川地貌造型。

  此时,休眠中的火山将地下的水体加热煮沸,用奇异的化学方法使岩石解体,间歇泉与温泉很可能比今天更壮观,当它们轰鸣着喷射时,冰川从它们身上流过。这些看起来水火不容的力量却和谐地一同工作。我们可以想象,它们在地表彼此相遇时冲击该有多么巨烈,这一切讲述着冰、火和洪水,讲述着过去美丽的造物故事。


间歇泉大本营


  火山频繁爆发,在黄石地下构成了犹如迷宫般的水系。山谷里,温热的泉水喷涌而出,时疾时徐,姿态各异。为了保护游客和公园的自然地貌,所有泉水区都铺设了离地约二尺高的木板路桥供游人行走。当我们行走在温热泉水的木板路桥上时,一股浓烈的硫磺味直刺你的嗅觉,有一种快窒息的感觉,有时候还会听见木板下面有滋滋的响声,那是下面微小的孔在冒水汽。

  黄石公园中最大的温泉是“大棱镜泉”,直径超过110米,从里向外呈现出蓝色、绿色、黄色、橙色、橘色和红色等颜色。这是因为水温不同,使不同颜色的细菌生息,所以颜色也呈现同心圆的变化。而“龙口”泥浆温泉则是另一番景象,泉眼在一个山洞口,那里更像是龙的嘴巴,在大口大口地吐出滚动的泥浆,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然而,黄石公园最独特的还是被称为世界奇观的300多处间歇喷泉,它几乎占全世界此类喷泉的一半以上。间歇泉是地下岩浆运动的结果。岩浆在地下将水加热,形成大量水蒸汽,体积膨胀产生压力。这时,如果泉水涌出地面的通道细长狭窄,并且被温度较低的水堵住,水蒸汽就会越聚越多,压力越来越大,终于到了堵塞不住的程度时,就会像火山爆发似地喷出来,形成一股高达几十米的水柱,霎时热雾弥漫、水沫飞舞。在大量水蒸汽喷出以后,地下的压力减轻了,泉水恢复了常态,等到水蒸汽聚集多了,将再一次喷出。因此,这些天然的喷泉水总是间隔一定的时间喷发一次,很有规律。

  在数不胜数的大小喷泉中,以老忠实喷泉最为著名。它不以其大招徕游客,也不以其美博人欢心,而是以它始终如一的“忠实”受到世人的称颂。老忠实喷泉一般20多分钟喷出一次,每次历时约4分钟,它不喷则已,一喷则如万马奔腾,喷得最高最美之时是前20秒,每次共喷出热水约20吨,高度达40~60米,水温大约93°C。滚烫的热水遇冷气后又在空中凝结成白色云柱,在阳光辉映下,闪出七彩颜色,壮观中还透出些许妩媚。经冬历夏,老忠实喷泉都按此规律不竭地喷涌着,从不出错,人们来到黄石,必以一睹其芳容为快。最近,黄石的地热有稍微北移的迹象,老忠实泉也许真的老了,每次喷发的平均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了。

  “蒙玛地热泉区”蒸气腾腾的泉水汩汩地漫流,只见一大片层层迭迭如梯田似的热泉矿层,皑皑白雪一般耀眼,如梦似幻,恍如传说中的仙境。据介绍:这一带到处是新旧交替的泉眼,有很多曾经在20世纪60~70年代非常活跃的泉眼已经枯竭,现在只留下略显灰暗的热泉矿积层,但新的泉眼也在不断产生。

  黄石峡谷仿佛是一片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地方。峡谷长30公里,深400米,宽约500米。这是一段著名的河段,对于前来观赏的人来说,最引人入胜的既不是峡谷的深度和形状,也不是汹涌奔流的河水,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峡谷中色彩纷呈﹑光怪嶙峋的风化火山岩。在这里,作为黄石盆地北缘的渥什帕恩山脉被河水拦腰切断,形成一个开阔的山口。这里的河床多由在热水作用下能溶解的岩石构成。我们步行到 “艺术家的观测点”,从这里看去,不远处飞珠泻玉,但见水流从上游切割山岩直冲而下,形成了壮观的黄石大瀑布和湍急的黄石河道,在上午阳光的照射下,水气蒸腾,烟雾弥漫,水声回荡在峡谷里,仿佛游龙呼啸,确实是风景写生或拍摄的好角度。

  

野生动物的天堂

  在晨曦和落照的光辉里,黄石湖掩映在郁郁森林和皑皑雪峰之中,像天仙般迷人。风平浪静的时候,它是一面倒映着森林与群山的美丽镜子。这是美国最大的高山湖,长约30公里,宽约24公里,湖岸蜿蜒曲折,绵延180多公里,湖水清彻见底,深约60~90米。湖内温泉星罗棋布,水温极高。湖中有超过16种的鱼,周围生活着包括天鹅﹑鹈鹕﹑大雁、野鸭﹑鹤﹑苍鹭等在内的300多种鸟,种类各异的鸟在湖中和岸边觅食,而许多森林动物也走出丛林,在沙质的浅滩上一边喝水,一边环顾四周。

  黄石湖往北流,形成黄石河。钓鱼桥基本上位于黄石湖与黄石河的分界处,过去是钓鱼的胜地。现在为了保护自然生态,已经不允许钓鱼了。接下来的这段黄石河逐渐变成了一条弯弯的小河,静静地流淌在小山之间,偶尔会有狼或其他动物出没。

  在这如画的山林、草地、河湖之间,有许多野生动物,如黑熊、棕熊、野牛、野鹿、糜鹿、野花栗鼠、野生加拿大鹅、白鹭、天鹅、大雁、鹈鹕等。黄石公园以熊为象征。据介绍,园内约有200多头黑熊,100多头灰熊,在路边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一只大熊带着一两只小熊,阻住游人的汽车伸手乞食,那种滑稽的样子,煞是逗人爱怜。
  我在园内碰到最多的是野牛。美洲野牛是北美大陆上最大个的动物。一头成年公牛可以超过1.8米高,3.6米长,体重超过900公斤。野牛全身覆盖厚厚的棕色卷长毛。无论公牛、母牛都长着一对向上弯的小尖角,虽说不够威猛,但没人会怀疑它们的威力。

  美洲野牛曾蔓延整个美洲大陆,1541年,当欧洲人在美洲上岸并进入北美大草原时,野牛多得无法计数。即使在一百多年前,来自东部的拓荒者还目睹了野牛大迁徙的壮观景象:“当野牛移动时,大地宛如铺上了一块黑色地毯,三天三夜,绵延不绝。”估计当时迁徙的野牛至少有上万头。但人类一场场的猎杀,使野牛几乎绝种。19世纪末,幸存的野牛总数不过一百多头。黄石公园是很少的几个野牛保护区之一。1902年,黄石公园中仅有23头野牛,随着保护野生动物措施的实施,野牛的数目逐渐回升,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扩大到超过3000头,遍布在黄石公园内的山地和平原上。

  7月份是野牛的繁殖季节,随处可见成双成对形影不离的“情侣”。有趣的是,通常是母牛在前面走,公牛在后面寸步不离地跟着。而小牛总是被重点保护的对象,无论到哪里,母牛都会跟在后面。毕竟狼群的存在是现实的威胁,但比起公园外面,这里真是它们的天堂。

  遍布黄石的温泉,是包括野牛在内的各种动物的聚集地。严寒的冬季里,白雪覆盖的草原上只有温泉能带来一丝暖意;夏季,温泉所处的洼地里通常水草特别繁茂,是野牛聚餐的好地方。每天早晨,野牛群从山坡上的宿营地出发,穿过丛林,小河,公路…… 前往草丛丰盛的河湾地带;傍晚时分,野牛群原路返回。所以,一早一晚,公园内的公路都会准时塞车。在城市上下班时间塞车是惯例,没想到在山高地远的黄石公园里也是这个规矩。由于动物随时会出现在公路上,在限速40公里的黄石公园里行车总是令人提心吊胆,特别是早晚和夜里。这些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我们就遇到过好几次。到黄石的第二天傍晚我们准备去看峡谷,快到的时候天色已暗,转过一个急弯后忽然看见路边的密林里黑影攒动,马上刹车,一大群野牛已经踱上公路,而且半天没有离开的意思。一天清晨,我们的车刚开出营地不远,一只鹿突然从前方的山坡树林中窜上公路,差点和我们前面的一辆车亲密接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那只“笨鹿”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马路对面的树林。

  不过想一想,既然我们来这里做客,给这里的主人们让路也是应该的。黄石的景色虽然很美,但地表却恶劣,如果缺少这些野生动物的陪伴,美国西部不知要失去多少生机,我们也不知该失去多少乐趣。

  

扭叶松的领地


  黄石公园群峰林立,园内最高峰为华许布恩山,海拔约3550米,它耸立在公园的中央。登顶放眼四顾,在一览无余的全景中,黄石大地覆盖着大约85%的森林。零星的小片洋松分布在地势最低的地方,而银杉则分布在海拔较高的地方,云杉生长在最湿润的高山之地。银杉和云杉虽然秀丽多姿,然而,它们却不是抵御山火的高手,1988年,一场大火吞没了黄石公园的森林。银杉和云杉很快就被赶出了山火肆虐的区域,被赶到了更高的山上。但有专家认为:这场大火创造了森林的生态契机!它给整个生态系统带来的好处很多,尤其造就了营养物的再循环。如果没有这场森林火,这里的许多物种有可能会慢慢“饿死”。

  扭叶松往往都是历次生态战争的最后胜利者,尽管它们也一样容易被山火烧死,然而它却作好了死亡和重生的准备,它坚实的松果可将种子储藏3-9年,一旦浓烟散尽,山火熄灭,松果就会崩裂开来,将种子尽情撒播在广阔的被清除干净了的地面上,于是,新的一代立即从灰烬中萌生。因此,扭叶松不仅能坚守自己的领地,而且每一场山火过后,又能将领地向外拓展。它现在几乎占领了整个公园,不屈不挠地展示着自己精彩的生命。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